行業新聞

中國現實如何被西方翻譯扭曲2012.05.08

上海翻譯公司推薦閱讀:翻譯被譽為不同國家和民族之間溝通的橋梁,通過翻譯準確的信息傳達使不同種族之間消除隔閡,產生共鳴。但是不恰當的翻譯常常會產生誤解和矛盾,近期《日本時報》以“西方翻譯如何扭曲了中國的現實”為題目報道了英語翻譯過程中的一些不當之處。

當漢語里的“文明”被翻譯成英語時,常常被譯為“civilization”。但這樣的翻譯具有誤導性,因為中國的“文明”描述的是一個民族道德和禮儀的水平,而“civilization”則是由“一個城市的居民對資源和技術的掌握”這一意義派生來的。

北大的辜正坤教授說:“中國的‘大學’不是希臘‘universitas’的翻譯,而是指儒家一部經典——《大學》。”大學往往被翻譯為“偉大的學問”,但它實際的含義是一本教人如何成為“君子”乃至“圣人”的指導手冊。

在中國以家庭觀念為基礎的傳統之下,“君子”是一種理想人格,而“圣人”則是“君子”中的最高境界。“圣人”完善了最高的道德標準——“德”,掌握了“仁、禮、義、智、信”的原則,與眾人的關系均親如家人。

儒家對“君子”和“圣人”都有明確、獨特、非歐洲式的定義,就像佛教對“菩薩”和“佛”的定義一樣。然而,17世紀至19世紀錯誤的歐洲翻譯導致受過教育的西方人都對“君子”和“圣人”的概念一無所知。

西方大學的主要宗旨是培養富有技能的專家,而中國大學的主要目的則是塑造理想的人格。在得知中國大學并不授予PhD(譯為“哲學博士”)學位時,英美學生似乎都很驚訝。中國頒發的是“博士”,字面意思為知識淵博的大師。

西方國家顯然缺乏對“圣人”和“君子”概念的認知,更別提對“大學”的理解了。因此,我們或許應將中國的這些概念當成必要的常識來接納,就像19世紀,日本和中國接受“哲學家”等西方概念。這種接納應是相互的。

西方學界刻意隱瞞了有關中國的有價值信息,總是喜歡用歐洲的術語來形容中國,目的是保住最終解釋權。游客和帝國主義者來到中國很少是為了學習。他們雖身在中國,但還是喜歡按照家里的方式稱呼事物。但結果一定是發現自己常常說錯話。孔子曰:“名不正則言不順。”這說明了糾正名稱的意義。轉自:中國經濟網

沙尔克04分析德国杯